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head1.htm
穷小子救下富二代却偷偷离开善于钻营的滑头小伙趁虚而入……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06-27 06:54

  时节已是深秋,京都市大街两旁的老槐树都已经变得干枯发黄,满地的落叶被环卫工人清扫得干干净净。

  他们衣着鲜明动作麻利,把成堆的干草树叶混杂着烟头纸屑倒进垃圾车,然后拉到焚烧站统一烧成灰烬,这个城市所有的污渍顿时化为阵阵烟尘飘散不见,仿佛这个城市从来没有存在过这些污秽的东西。

  最近几天,京都市角角落落里的各种小报纸小刊物暗流涌动,各路自媒体公众号都悄悄交换着一些内部消息,这些消息不论有多少版本,其主角都是那位国内当红的顶级流量明星高战。

  其实,这些消息已经在社会上隐隐绰绰出现了有一段时间,但由于某种力量的按压,很多媒体最终选择了息事宁人,但大渠道的禁声并未能阻止小媒体的挖掘。

  这些纷繁杂复小道消息就像诱人的肉香一样漫漫飘散到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这让那些躲在暗处嗅觉敏感的野兽口水直流,恨不得立刻将肉块咬在嘴里大块朵颐。

  而这故事里的主角,京都市有名的富家公子,知名影星高战近些天却心情大好,因为他终于见到了自己的救命恩人——在荣华街金色浪漫舞厅担任大厅经理的李功先生。

  自从三天前洪助理接到李功突然打来的电话,他就一直心情不错,虽然他也不明白为什么洪助理开始去找李功的时候李功要闭门不见,但好在这个挽救他生命的人此刻想通了,愿意见他了。

  这个电话来的突然,洪助理始终持着怀疑态度,但在高战的一再催促下,洪助理只能先进行简单的初步核实,而高战急于见到李功,再三催促,洪助理只能同意两人见面。

  他们的见面约在了今天下午,昨天高战接到见面的消息后,连夜从影视基地乘飞机回到京都。

  为了表示尊重,他推掉了今天所有的日程,就为了能当面亲自好好感谢自己的这位救命恩人,毕竟事故当晚他已不省人事,完全记不得这位恩人的模样了。

  “你那个什么狗屁助理挡着我不让我去看你,给你打电话不接,发信息不回,我以为你去见阎王了!满心期待等着你工作室发讣告呢!结果等了这些天也没等到,心里怕你不死,这不打电话问问你!”

  高战知道这个豪门千金的脾气,也不生气,打趣道:“这么担心哥干什么?你喜欢哥啊!”

  “哎呦别做你的白日梦了!我喜欢你去死!你去吗?”

  佟梦蕊像个学大人的小姑娘一样说:“哎姐听到些关于你的小道消息,白青云他们给你说了没?”

  高战听到门外洪助理的声音越来越近,赶忙站起身来,连忙对佟梦蕊说:“蕊少,我这来了个很重要的客人,先不跟你说了,我挺好的,等过两天联系你。”

  高战握住李功的双手连声称谢,两人拉着手落座,洪助理吩咐人端来热饮,把一杯放到李功面前:“李先生,请喝水。”

  李功连声称谢:“看到大明星能康复如初,香港内部资料惠民一码!我心里真是高兴,那天晚上真是把我吓得够呛,好在都是一场虚惊。”

  洪助理说:“那晚的事多亏李先生施以援手,只是上回登门拜见,不知李先生为什么不肯露面呢?”

  李功听了,故作为难的说:“不瞒你们说,我是怕了,那天我把高先生送到医院,见到那几个戴墨镜的人,我就怕了,我担心您也是跟他们一起的,才没敢见您。”

  洪助理没理睬高战,一双眼睛上上下下看得李功浑身不自在:“李先生,我看到医院的登记单上写的是一个叫徐顺风的名字,不知道这位是谁。”

  李功听了,面不改色说:“那是我一个老家同乡的名字,我怕给自己惹麻烦,就写了个假名,我就是个小人物,胆子小,希望你们能理解。”

  “你救了我的命,你在我这可不是小人物!”高战高兴的再次抓住李功的手,用力握了握。

  洪助理笑眯眯的看着李功:“李先生,我还有一点不明白,那晚下着大雨,您骑着摩托车,也没穿雨具,您那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路过那里吗?”

  李功听洪助理刚好问到他心上,叹了口气,神情尴尬的说:“唉,实不相瞒,我是事业上遇到了些麻烦不提也罢,只要今天看到高先生健康如初,我就放心了。”

  高战能见到李功,自然非常的高兴,自从他出生以来,身边就一直围着一群又一群的人,但高战在他们中间从来都不曾快乐。

  他们中,有的人是为了攀附高若水的深厚关系,好在他的荫佑下绿灯大开畅通无阻,有的人是为了寻求吕秋云的经济利益,毕竟高氏集团轻轻抖掉的碎渣都够一些小公司吃上几年的。

  剩下的,一部分是崇拜高战的名气的追星粉丝,虽然他们并不知道盛名之下其实难副,高战完美无瑕的形象都是靠包装出来的。

  还有就是那些寄生在明星身上的狗仔媒体工作者,他们靠出卖明星的隐私为生,他们的收入一般人想象不到,最后剩下的基本上都是为了挣钱而对高战逢场作戏假意逢迎的人了。

  高战觉得除了母亲外,自己从来没见过一张真诚的纯粹的笑脸,从来没有听到过一句纯洁的真挚的赞美,这让他几近抓狂。

  每当深夜无人的时候,高战躺在他松软高档的大床上,他总会觉得自己正躺在一根悬在深渊半空的绳索上,看着身下的黑暗,只有孤独与寂寞。

  而救命恩人李功的出现,就像浓厚阴霾的乌云里忽然射出一道明媚的阳光,2021年澳门码开奖结果,这道阳光就像一根烧红的标枪,深深刺入了他沉寂已久干枯愤懑的内心,让他的整颗心都火热了起来

  当他听到李功事业上遇到了困难,一股激愤之情冲上头脑,脱口而出:“你有什么困难尽管说,我能帮你。”

  这句话正中了李功的下怀,李功却连忙摆手:“不不不,我救人不求回报,今天来见您,只是想看看您是否康复,我也能安心。”

  高战豪爽的说:“你放心,你的困难就是我的困难,你需要什么,钱?渠道?关系?我都能帮你。”

  洪助理连忙拦住高战,笑道:“李先生刚到,你先别急,咱们先去高山流水厅吃午饭,咱们边吃边聊,稍后让李先生休息一下再回去。”

  “早就听说高山酒店的饭菜是京都市数一数二的,请的都是川鲁湘粤各地的顶级大厨,今天我有口福了”

  三人穿过光鲜晶亮的走廊,走下旋梯,来到一扇朱红色大理石门前,门上用金色铭牌写着高山流水四个篆字,非常古雅庄重。

  走进雅厅,李功看到满厅都是雕梁画栋,头上的穹顶就像是万花筒一样,也数不清究竟有多少层,也看不出每一层上都雕画的是什么花纹,只觉满屋精致的眼花缭乱。

  雅厅分为内外两间,外间摆着沙发茶几,一张山水水墨画雄浑大气,博古架上陈列着瓶石盘磬各色摆件,整体装饰的古朴典雅,里间是宴会厅,一张大圆桌摆在中央,桌面上镶嵌着大理石,细细雕刻成高山流水的图案,真是金碧辉煌富丽堂皇。

  那天的宴席上,李功和高战都喝了很多,他们都异常高兴,高战见到了苦寻已久的恩人,而李功也如愿以偿的攀附上了高战身后神秘的背景。

  而三个人中,只有洪助理心里清楚,今天这顿饭的价值绝非价目表上五千五百元的人民币这样简单,它背后的价值也许会高达五十万,五百万,五千万,甚至是

  看到高远和李功都喝的酩酊大醉,醉醺醺的被服务员扶出了房间,洪助理这才略微露出失望的神色,酒席间,他一直在等待着什么,却始终没有等到,这让他内心隐隐有些不安

本篇编辑:admin